财经指数:

当前位置:必赢娱乐城 > 相关行业 > 石油 > 正文

OPEC大会在即卡塔尔“退群” 称“无关政治”或引发连锁反应

2018-12-05 09:10:39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

就在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(OPEC)今年最后一次大会召开前三天,12月3日,卡塔尔突然宣布将从该组织退出,自2019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。由此,卡塔尔成为OPEC成立后第一个加入、第一个退出的中东国家。

卡塔尔能源大臣萨阿德3日在多哈表示,卡塔尔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液化天然气出口国,今后将把重点放在发展和增加天然气产量上。

“在我看来,把精力花在非核心业务和无法带来长期利益的事情上,是非常低效的。”萨阿德说,“在这个组织中,大家仅仅是个小角色,无法真正左右组织的决定。对大家来说,把努力、资源和时间投入到这样的组织中,实际上没有什么意义。”

萨阿德表示,从由沙特主导的OPEC中退出仅仅是一个“商业决定”,同与沙特的地缘政治冲突无关。但这一说法的真实性值得怀疑。

2017年6月,沙特、阿联酋、巴林和埃及以卡塔尔“支撑恐怖主义”、“破坏地区安全”为由,宣布与卡塔尔断交,对其实施航空运输禁令等多项制裁。2018年6月,沙特又宣布将在临近卡塔尔的边境地带开挖一条运河,把卡塔尔“割离”阿拉伯半岛。

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,卡塔尔“退群”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地缘政治风波。他指出,过去一年半以来,卡塔尔一直委曲求全,但即便在美国的劝说下,沙特也不依不饶,导致这场风波依然没有缓和的迹象。

“实际上,卡塔尔今年已多次暗示要退出OPEC,但沙特还是不买账,让它要退早退,完全不给卡塔尔面子。因此,卡塔尔才下了决心要退出。”李绍先指出,长期以来,卡塔尔在OPEC中基本上就是配合沙特的能源政策,既然与沙特彻底决裂,也就没必要再留下来。

OPEC于3日发布声明证实,已收到卡塔尔决定退出该组织的通知函,并表示,每个成员国都有“退出的权利”,他们敬重卡塔尔的决定。

“退群”时机有点微妙

1961年,卡塔尔在OPEC成立一年之后加入,成为该组织第6个成员国。作为OPEC倒数第5大产油国,卡塔尔的原油和凝析油的产量之和约为100万桶/天,不到沙特日产量的十分之一。2013年以来,卡塔尔的原油产量从日均72.8万桶逐渐减少到2017年的日均60.7万桶,仅占OPEC产量的2%。

李绍先指出,卡塔尔退出OPEC还与OPEC式微有关。“如今,国际原油市场的决定权已经掌握在美国、俄罗斯和沙特三个巨头手上,OPEC的影响力已经大大减弱。”从产能看,美国、俄罗斯、沙特2017年的原油及凝析油产出3600万桶/日,占全球总产量的39%,其余OPEC国家产出则仅2700万桶/日,占全球比重为30%。

“OPEC已经变得无用,无法给卡塔尔带来任何价值。”卡塔尔前首相哈马德·本·哈利法·阿勒萨尼在推特上写道,“它的用途只在于损害大家的国家利益。”

卡塔尔宣布退群的时机颇为耐人寻味。OPEC将于12月6日召开年内最后一次大会。沙特和俄罗斯已同意要延长减产合作。今年6月,在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将全面重启对伊朗制裁后,OPEC和俄罗斯表示将增产来填补市场空白,结果引起市场对供应过剩的担忧。

萨阿德3日表示,卡塔尔也想提高原油产量。他指出,卡塔尔退出OPEC后将不再履行其拟定的协议,但会遵守全球各产油国一致达成的协议。消息发布后,国际油价短线有所下跌,但马上止跌上涨。

尽管不会对国际油价造成巨大影响,但李绍先指出,卡塔尔的退出可能引发连锁效应。在卡塔尔之前,印尼曾两次暂停成员国身份,最近一次是2016年11月;加蓬和厄瓜多尔在1990年代也暂停过成员国身份,但后来又恢复了。

ThinkMarkets UK的首席市场分析师Naeem Aslam称,对OPEC来说,卡塔尔的退出就“相当于一次骨折”,可能让OPEC无法再撑下去。“卡塔尔向其他成员国传递的信息是,离开这个组织的好处要大于留在其中。卡塔尔描绘了这样的一幅蓝图后,其他成员国可能会跟上。”

液化气产能拟扩大43%

萨阿德强调,在退出OPEC之后,卡塔尔将专心提高天然气产量。“为了不断巩固大家作为天然气出口领头羊的地位,大家将实施一系列雄心勃勃的资源开发战略。”

“卡塔尔的情况有点特殊,它的主要能源并不是原油而是天然气。”李绍先说。卡塔尔天然气储量居世界第三位,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;从2006年起其液化天然气产量和出口量一直居世界第一位。

卡塔尔的液化天然气主要来自两个油气田,其中一个是和伊朗共享的北方-南帕斯天然气田(North Field),这是目前已知的全球最大天然气田。9月,卡塔尔宣布将增加第四条生产线,把液化天然气的产能扩大约43%。

萨阿德10月22日在名古屋表示,由于新兴市场需求的增长将从本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,甚至更早,卡塔尔计划将其液化天然气产量增加至1.1亿吨/年,以满足全球液化天然气供应短缺的预期。他补充道:“这项生产计划于2024年开始。”

国际能源署在其2018年天然气报告中指出,到2020年底,全球液化天然气出口能力将大幅提高,但由于亚洲市场液化天然气需求增长速度过快,这种供应过剩可能不会持续很久。“如果没有新的投资,液化天然气贸易的持续增长,到2023年可能导致市场紧张。

萨阿德在名古屋指出,亚洲经济体将是液化天然气需求增长的主要推动者。“2017年,中国和印度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每年合计增加1400万吨,分别达到每年3800万吨和2200万吨。”

或对中东局势有后续影响

李绍先认为,卡塔尔要努力开发天然气并不影响它留在OPEC内,“退群”之举还是要向沙特和阿联酋发泄不满。“从这个意义上讲,卡塔尔退出OPEC可能还会给中东局势带来后续影响。”

“当前,卡塔尔和海合会其他成员离心离德的倾向越来越明显。如果沙特和卡塔尔的外交风波继续下去,也许不用沙特‘解雇’卡塔尔,卡塔尔自己就又要退出了。”李绍先说,“目前,阿曼已经处于游离状态,一旦打开这个口子(卡塔尔退出),该组织将面临严峻挑战。”

海合会(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)于1981年由阿联酋、阿曼、巴林、卡塔尔和沙特成立,每年年底轮流在六国首都召开首脑会议。今年的首脑会议将在利雅得举行,目前不清楚卡塔尔是否将参加。

李绍先认为,卡塔尔决定从OPEC退出多少也与卡舒吉事件有关。“事件后,美国试图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向沙特施压,要求其放松对卡塔尔的封锁。沙特表面上给美国面子,但没有具体的行动,这可能引起了卡塔尔的不满。”

“近期,中东局势紧张明显加剧,最主要的问题在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。”李绍先预测,2019年,中东局势将主要受到美伊之间的封堵与反封堵的影响,而卡舒吉事件并不会造成全局性的影响。(编辑:董黎明)

相关热词搜索:OPEC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