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经指数:

当前位置:必赢娱乐城 > 相关行业 > 运输 > 正文

西部探路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港口设施及通关效率仍是瓶颈

2018-11-22 09:01:03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

中国西部地区与东盟之间的贸易通道被赋予新的内涵。

日前,中国与新加坡签署多项双边合作文件,在《关于中新(重庆)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“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”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》中,将已经推进约两年的“南向通道”变更为“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”(下简称“陆海新通道”)。

分析人士指出,“陆海新通道”名称启用后,更能体现该通道的真实含义,即不仅是中国西部地区与东盟国家的贸易通道,而且是一条全新的双边贸易通道。

开辟西部出海新通道

“陆海新通道”是在中新(重庆)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下,由中国西部省份与新加坡合作打造的一条多式联运通道。

该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,以广西、贵州、甘肃、青海、新疆等西部省份为关键节点,利用铁路、海运、公路等运输方式,向南经广西、云南等边境口岸,通达新加坡等东盟国家。

推动该通道建设的关键,是西部地区与东盟国家的经贸往来日益增长。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,目前西部地区与东盟国家形成了较大进出口贸易量的包括重庆、四川、云南和广西。

其中,东盟已经是四川省的第二大贸易伙伴,2017年双方累计贸易额898亿元,同比增长94%。主要货物方面,四川以便携式电脑为主的机电产品为主要出口品种,以集成电路为主的机电产品则是东盟出口的主导产品。

在上述四个地区中,广西的贸易额最大。2017年广西对东盟进出口贸易额1893.9亿元,同比增3.7%,占同期广西外贸总值的49%。同期,重庆和云南对东盟的进出口贸易额分别达到794.2亿元和884.7亿元。

云南省社科院南亚所研究员陈铁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就设计理念而言,陆海新通道包含了通道经济、枢纽经济、口岸经济等全形态的交通物流,未来有望成为功能强大的综合型交通物流通道。

以重庆为例,截至今年10月31日,“渝黔桂新”铁海联运班列累计开行班次达419班;国际铁路联运(重庆—河内)班列已完成双向测试,累计开行25班;重庆—东盟跨境公路班车,累计发车510次,服务网络延伸至越南、泰国等地。

四川大学南亚所助理研究员尹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陆海新通道并非这一条通道。

“我认为,陆海新通道是一个扇形的结构,而非指单独一条通道。”尹响表示,这条通道由三条线路构成,即中缅铁路、中老(挝)铁路和经广西出海的多式联运通道。一旦中缅和中老铁路建成并发挥预期效果,则可以打通中国与东盟国家的陆上贸易大通道,同时亦可提升云南省在跨境贸易中的影响力。

尹响称,目前相对成熟的是从广西出海的通道。经过约两年时间的运营,西部各省之间以及铁路与港口之间的合作不断紧密。海运依然是中国与东盟贸易的主要方式,这是铁路等陆路运输方式不能取代的。

在陆海新通道开行之前,西部地区与东盟的主要物流通道为东南沿海,开行之后进一步推动了本地区与东盟的经贸往来。

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和东盟开放合作办公室副主任蓝永信称,这条通道开通后,最直接的好处是大幅降低物流成本,显著提升交通生产率。特别是为西部地区提供了一条南北纵向的国际贸易物流大通道,极大地缩短西部地区通往东南亚国家的物流时间,降低物流成本,有效改变中国西部地区东南沿海走向的传统出海通道。

南向货物多北向货物少

目前,围绕陆海新通道所带来的发展机会,西部各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已经开始进行交通设施和产业的布局。

2018年10月出台的《四川省关于畅通南向通道深化南向开放合作的实施意见》明确,到2020年,四川省多路并举、互联互通的南向通道格局基本形成,全省社会物流总费用与地区生产总值的比率下降到16%左右。

四川省还有意在宜宾市建立枢纽中心,即在打通成都经宜宾至贵阳的铁路后,进一步连接贵南高铁通往北部湾经济区,此举将有利于推动川南地区的经贸发展。

重庆则在加快搭建这条通道的运营中心。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称,在机制体制建设方面,“陆海新通道”已经构建起由“省级联席会议制度”,“关检、铁路、金融三个工作支撑体系”,“一个合资海铁联运平台企业”组成共商共建共享合作机制,目前重庆、广西、贵州、甘肃、青海、四川等地区均参与其中。

分析人士认为,广西若要在这条通道中发挥更关键的作用,需要解决钦州港存在的物流成本高、港口换装能力不足等问题。

“大家在实地调研中获悉,尽管四川企业走这条通道更节约陆上运输时间,但他们大多数依然舍近求远,选择从广东和深圳上船。如在钦州港是拼箱模式,货物一般要等待2-3天才能发出,而广深两地则是随到随走。此外,广深两地的铁路网发达,货物到岸后可及时分装发往全国各地,而钦州港尚不能实现这一功能。”尹响称。

蓝永信认为,东南沿海港口之所以具有强烈的吸引力,使得西南地区愿意舍近求远,根本原因在于东部沿海具有成熟的通道产品,具体体现在充足的回程物流保障上。但从目前情况看,南向通道“南向”货物较多,“北向”货物较少,上下行货源不平衡。由于通道产品未成熟,回程货源组织困难。

如果广西要进一步在陆海新通道中发挥作用,加强对港口基础设施的建设,以及提高通关效率是关键因素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广西贸处会获悉,目前广西正在加强陆海新通道的相关规划制定工作。其总体方向是围绕陆海新通道的建设要求,进一步完善广西铁路、港口和高速公路专项规划,积极争取国家层面更大力度的支撑。

(编辑:李博,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:liguo@21jingji.com)

相关热词搜索: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